究言

专注于
颜色小说
十七年

感觉已经弯掉了

  萨拉沃特斯,迷人的作家,真诚的叙述总在宏大的故事里隐隐流露。

  今天看了韩国《小姐》。别的不说了,萨拉沃特斯和导演都很会编故事,两个人的故事走向不太相似,可蕴藏在其中的黑暗真真是克隆。朴赞郁还是弱了一些,这是当然的。

  顶风作案看文艺片之后不写评论就像玩完了就摔一样不负责任。

  来谈谈这本《荆棘之城》——

  爱与背叛究竟是什么?这是一个怎样讨论也绝不会有定论的问题。这本书里的两个主人公,因为身份错位,开始的截然不同的人生,一个荣华富贵,却深陷痛苦,感情失灵;一个贫穷,坑蒙拐骗,却自由而且快活。一次故意的阴谋,把本来不相识的两个人紧紧地锁在了一起,命运开始暴露出其颠扑不破的真相。

  表面正经其实开放的学校图书馆有这位作家的另外一本书,《半身》,无疑也是女同。图书馆,你真美丽。(感觉自己含情脉脉得太明显哈-)

  相比《半身》,《荆棘之城》的基调明显要人性化许多,令人绝望的阴郁被淡化,结尾以温暖且羞耻的HE告终,虽然是女受给女攻念颜色小说这样颠覆三观的情节结尾,但毕竟比不上《后来的我们》那种惊天动地,让关于爱情的幻想都碎成渣渣的可怕。(BB都吓哭了,什么片-)最后女孩们没有理由没羞没躁地永远相爱。

甜甜的2

  韩文清想了想,唔,这不假。


  叶修伸手轻轻把玫瑰放至一旁,就着厨房的桌子,踮着脚尖,耳边是轰轰的油烟机声,如此温暖。他噬咬着阿清的唇,第一次不用韩文清引诱就很上道儿,吻缠绵、持久,韩文清发现,原来叶修百炼成妖,也可以吻得他晕头转向,不愿抽身。


  韩文清感觉到,叶修想要,突然笑了。他发誓,这是平生第一次他笑得坏坏的。


  【…今天怎么突然这么主动?】


   叶修红着脸,微微急促地呼吸着,别开眼。


  【还不是因为今天是咱的结婚纪念日?!】


  韩文清睁大眼,没忘?!那上午装什么蒜?


  叶修没羞没躁地缠住韩文清,灵活地关掉火,掰开韩文清握住炒勺的手,换之以他的手掌,低声道:


  【先别吃饭了,我们去房间?】


   两个人心照不宣、鬼鬼祟祟地闪进了他俩的卧房。


  一室甜蜜。

甜甜的1

  【你在干什么?】




  【…叶修,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】



叶修的眼神写满了不解。


  【…抱歉,我不记得啦。】




  【…没事。】
韩文清一如既往地笑了笑,表情也一如既往地凶。


  【你在想什么?奇怪,你都不用上班的吗?今天年休?放假?】




  【对呀,老叶,放假。】
他挑了挑眉,唇紧紧闭上了。


  【那你一个人呆在家里哟。今天的饭你做吧。下午我们学校没有课,一起出去玩?】




  【好哇!】




   那个人走出了家门。整栋房子,好像一下子聋了,韩文清置身其间,觉得这个冬天比上一个更寒冷…




  他还有别的事要做呢。站起身,越过他们是多年前脸贴脸拍的新婚照片。仿佛,越过了蒙上岁月尘灰的幸福,走入了平淡无澜的生活。他感到一种全新的快乐。




  【今天吃什么啊?】




  很多时候,叶修就知道吃。




  【鱼香肉丝。】




  韩文清埋头。平日都是叶修做饭,他下厨并不习惯。




  【喏,给你。】




  身后那人狡黠地嬉笑,一边抱了上来,一边把一个东西凑到他眼前。




  韩文清吓了一跳,老夫老妻了,抱着难免别扭。他定了定神往那东西上看,是一束花,娇艳明媚,芳香馥郁。




  【五月玫瑰,刚上市。】




   叶修很得意。
韩文清看了那束花很久,很久,眼睛都要看对眼了,仍觉得看不够,还是看不够。


  【你还记得吗,韩文清,咱刚在一起时,你说你死都不下厨做饭,说得那叫一个嘴硬哟!现在呢?打脸了吧?】




  

  我该怎么讲述呢?我是个不善于表白的人,你一直知道。

  其实我根本不用说,你全知道,知道我爱你,知道我想亲你,知道你是我的唯一过去式。如果说恋爱,过去式只有你。旧情人专用于回忆的长沙发,你可以在上面打滚个痛快。

  你不是多么值得爱的人,不是吗?你和我喜欢的类型完全不同,可是得到了那种男孩子的喜欢,反而不如看见你笑一笑甜蜜。你很得意吧?如果你看见了这个,你一定会为自己的光辉战绩低笑三下,以示凯旋。

  你教会了我爱一个人的焦灼。

  还好你没来得及教会我爱一个人的方式。

  因此,我有了及时走出的理由。